故乡

如今虽然阔别故乡多年了,但故土的一切烙在我的心中依旧那么鲜活。环顾四周的崇山峻岭一定还青山依旧,汹涌澎湃的金沙江一定还川流不息,交替更换着四季时装的祖传梯田一定还环簇着石头城,石头城一定还像只灵龟一样托负着半个村庄的父老乡亲。

石头城是老乡们心目中的图腾,地方志上把石头城比作天地间的一朵灵芝,这个比喻倒也妥贴。但在我看来,石头城更似天地间一朵圣洁的荷花,四周的山岭犹如花瓣,环抱石城的梯田恰如花壑,而石头城则是花蕊。

那里有我的童年,我曾来回穿行的小径,我曾战战兢兢扶着高粱杆走过的田埂,金沙江边的沙滩曾留下我“如同岁月了无痕”的脚印,那甘冽的山泉曾接受我的吮吻。

老人们一定在晴朗的冬日里悠闲地在石头城的城门口一面叙旧一面享受着日光浴,村子中心的小学一定还是全村庄最醒目的地标建筑,如同西方高大拔尖刺破青天的教堂。

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一定还在故乡这片略显闭塞且偏僻崎岖的山地上延续。披星戴月的背上一定还背负着襁褓中的孩子,抑或篮筐。

乡亲们一定还在享用着开窍的核桃油,绿色无公害的有机蔬菜,不会甜得发腻的天然黄果,清汤犹鲜的江鱼,小农的生活也有高质量的一面。

故乡的夜色一定还那么别致,故乡的夜空一定还繁星密布,仿佛满天的星斗都簇拥在故乡那一片天上,小伙子小姑娘们一定还在朦胧的夜色中浪漫幽会。还有尘缘已尽已托体青山的祖先们,一定已融身青山化身山骨护佑着他们的后人。

清晨小学校的柳树下一定有成群的学子在念书,夜晚暗淡的灯光下一定有谁家的小孩在努力学习,他们会在不断的升学中成为故乡的游子,同时也是故乡的骄子,外出求学或外出工作。

爱着萦绕在心中的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人,游子们或在他乡漂泊比如像我这等,或已经安居他乡。地球是咱家,何处不故乡?植身故乡想来乏味,人大都叶公好龙,总不能在一个地方呆一辈子,就像不能在一个小学永远留级下去毕不了业一样。心存故乡,离开故乡,人生就是如此。可怜的是老人们去世了据说都难能找到小伙子来抬灵柩了,土葬这个习俗固然不值得发扬光大,但老家上一辈的人还是希望用这种方式让他们能安详地离开这个尘世。

我曾熟悉那里的一切,心存百步一个地名的的故乡地图,乡音无改的母语腔调。故乡不只是一个地标,不只是那个经纬交叉标识的地域,故乡于我是心灵上念及瞬达的归宿。心中的故乡仿佛随时都可以置身其中身临其境,仿佛昨夜梦游故乡归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